在逛完santa cruz之後
T載著我們經過了我熟悉的南灣SAN JOSE
來到了舊金山
而我們也在聯合廣場這裡放下了日本阿伯
感謝他這幾日的相伴
至少坐在前座的他
替我們負責跟T聊天
沒了日本阿伯的日子
我跟D要更加堅強


這時才大概是下午三點多
我想著可以在日落之前到達納帕酒鄉
納帕(Napa Vally )是距離舊金山一個小時車程的地方
是北加州著名的酒莊,也是盛產葡萄的產地
第一次注意這個地名
不是從旅遊書上看到
而是在慾望城市的其中一集知道
還記得那一集大人物跟女主角凱莉說他要搬到加州納帕
他還說他在納帕買下四分之三座山,引起女主角的激動
直說你怎麼可以離開紐約到別的地方去生活
然後那集就開始流洩著老唱片「Moon River」的悠揚歌聲
是充滿離別與浪漫的一集…


所以在終於可以有機會越過金門大橋來到納帕
讓我在這趟有點灰頭土臉的1號公路之旅
又重新燃起熱情
此時心中暗自禱告T別再改變主意
別再隨意停下車到處找人哈拉


住著嬉皮的GATE 5


不過禱告都還沒說完
剛越過金門大橋的T就開始繞道
我問他要去那裡
他只是不耐的說:我知道車上有位公主要去納帕
只不過我想去一個地方看看
放心!很快就好
我跟D又再互看一眼
還能怎麼辦
難不成真的跟他翻臉吵架嗎
車子的掌控權還在他手上


幾分鐘後來到一個GATE 5的地方
有點像落破的SAUSALITO
只不過這裡住的都是崇尚自由的嬉皮
他們住的是水上木板屋
錯綜的木板搭起一條條的橋
連結著每間木板屋
雜亂而隨意的電線
讓人擔心隨時會電線走火


T說這裡是免費的水上屋
是政府蓋給這些嬉皮住的
看著T的目光
我知道他又想起他所謂的越戰慘痛時光
而這些崇尚和平非戰的無產嬉皮
最合T的胃口
於是又莫名的在這裡耗了半個多小時
到達NAPA時已經又是五點多
再一次的又要追逐著夕陽的腳步
想要去酒莊品酒買酒
想要有機會租輛腳踏車隨意兜風在納帕的葡萄園中
想要有機會試試泥巴浴...
這些幾乎要到手的夢想
又再次被T給打敗了
此時我不爽到要氣得發抖起來


雖然車子是他租的
雖然他是長輩
但是他難道不懂什麼是討論的結果嗎
難道他一把年紀不知道什麼叫互相配合嗎
問都不問就隨意的停在他想停的地方
當我提出我的問題時
他就只會把我當成沒大腦的"公主"
實在很想一拳揮到他臉上

有名的素食漢堡 大排長龍呢





T可能看出我一臉的臭臉
他說今晚在NAPA附近找旅館睡
明天再回來這裡品酒
然後又為他的延誤行程道歉
請我們吃了一頓NAPA有名的素食漢堡當賠罪
我跟D又再度心軟相信了他
如果可以
我寧願請他吃三頓漢堡
拜託他不要再這樣任意改變行程
不要這樣情緒化...


納帕痛苦之旅還未結束
待續...

小瑪王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