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十點多T終於睡醒
於是我跟D開始確認今天的行程
因為我倆早就受夠這一路的意料之外
在我們的認知裡
應該是先去納帕品酒
好好體驗一下昨天去到但卻因為天黑而錯過的許多事
然後驅車往北去太浩湖

這是沙加緬度的冒牌金門大橋

但是當我們跟T講這些事情的時候
他馬上又更改計畫
他說很抱歉
本來是應該完成諾言帶我們去納帕然後去太浩湖
但是昨晚當他試著要聯絡他的哥哥時
他忽然十分想家
所以他希望今天直接到沙加緬度去
納帕等回程再去

我聽了簡直七竅生煙
這死老頭講的話還能信嗎
這一路上他已經道過多少次歉
毀約多少次啦
我堅持先到納帕再去沙加緬度
反正是順路
但是老頭開始咆哮說我這位"公主"難道一點感情都沒有嗎
無視於他想念家人的心情
此時D也忍無可忍的加入對罵的戰場
因為一路上已被他耍了太多次

於是T先假意的同意先到納帕
但是在車上時
他開始反悔
車子直往沙加緬度開
我在車上發現T反悔時
立刻又再度跟他吵起來
把多日來的不爽全部罵給他聽
但是T反過頭來罵我
說是載到我是他這趟旅行最大的錯誤
如果沒有我他說不定現在就跟哥哥相聚
搞得我好像是拆散他們一家團圓的女魔頭一樣

我聽了更火大
連說難道坐到你開的車是我的幸運嗎
如果不是你的情緒化跟多變
今天的我們會是什麼都沒玩到的情況嗎
赫氏古堡跟優聖美地不說
連近在咫尺的納帕你也有辦法不讓我們去
那麼我想遠在4-5小時車程之外的太浩湖
就更不可能到達

T一聽到我提到太浩湖
馬上就大罵說我把他當司機嗎
這麼遠的地方怎麼可能今天到達
無論如何他現在就要去沙加緬度找他哥哥
說畢還對我加了一句說:
你眼裡只有男人跟錢
像你這樣的女生
我希望你退出這趟旅程

我一聽簡直要腦中風
多日來的氣在這一瞬間爆發
在後面流下被羞辱又生氣的眼淚

我眼中只有錢跟男人關這死老頭什麼事
因為他自己又老又沒錢
所以我礙著他還想把我趕下車
我當場說那麼請你載我到沙加緬度後
我自己想辦法回去
參加這趟旅行簡直是一大錯誤

D看到我哭了
也開始跟T對罵
這幾天下來完全是T的問題
為什麼不檢討他自己

情況就這樣尷尬的開到沙加緬度
T愛隨意改變行程的毛病依舊未改
他竟然停在一戶民宅前
說這是他從小到大的好朋友家
他要先進去聊天
我的氣還未消
根本不爽理他
氣得不願下車
寧願在車裡被曬成人乾

在屋裡的老奶奶(T的朋友的媽媽 年約有八十歲了)
知道我在車裡不下車
又見到T跟D的臉色不對
我想老人家知道我們吵架
所以特地端一杯冰水出來
請我進去不要在外面曬太陽了
見到老奶奶的慈祥
我緩和了情緒隨她一同進屋

慈祥的老奶奶 我脖子上圍的就是她親手織的圍巾 右邊掛的小鳳梨就是外婆做的小藝品

房子裡是D跟T的對吵
而T的朋友一向就知道T的毛病
所以他也指責T的不是
我怕老奶奶覺得我們是一群不速之客
無故跑進來又吵架
於是拿出行李箱裡有一對外婆編織的中國結小藝品
要送給這位老奶奶
沒想到老奶奶很是開心
連忙跟我說她平常都在家織圍巾
興沖沖的拿出她的作品要跟我分享
還說讓我選一條帶回去
就這樣我終於在沙加緬度破涕為笑
到現在我都還十分感念這位溫暖的老奶奶

T的嫂嫂幫我們準備的晚餐 很好吃


這不知道是烤什麼蔬菜



離開老奶奶家後
終於來到了T的哥哥家
T的嫂嫂也不喜歡T
所以是臭著臉在準備晚餐
而我一到他們家後
就表明今晚會坐灰狗巴士回舊金山
並且跟T的哥哥及嫂嫂說我無法再參加T主導的行程
嫂嫂也很直爽就說那我幫你訂車票吧
於是很快的訂了晚班的車子
最後是由T的哥哥載我到沙加緬度的灰狗巴士站
我就這麼終結了這趟公路之旅
在車上本來是不甘心到極點
但是上天好像知道該怎麼讓我回復心情
於是給了我一場黑人的邂逅
(詳情請見瑪杜莎豔遇鮮境-美國心巴士情)


搭灰狗巴士回舊金山


灰狗巴士車站

而D即使他再不爽
但好歹他是請了兩個星期假出來玩
所以他不甘心啥都沒玩到就回去
於是願意再跟T一起
在我離開之後
他們去了太浩湖又再回到納帕一次
而T知道他對我說了不該說的話
所以買了一盆花及葡萄酒託D交給我
跟我說SORRY

這是T與D在納帕選酒拍的照片

T對我而言只不過就是個錯誤的旅伴
所以我也沒什麼好說原不原諒
不過聽說原來答應回台灣要教英文的他
又是因為他的隨興而更改行程
放了要聘他為老師的學校的鴿子
又放了他房東的鴿子
學校到開學才發現老師不能來
房東到開學後才發現這人根本不回來

T還真是個令人頭痛又麻煩的問題老頭
我很慶幸他搞砸的只有我的那趟1號公路之旅

THE END

全站熱搜

小瑪王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