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那頓素食漢堡很好吃
但也因為這間店所以我們開離納帕市中心越來越遠
眼見天又要暗了
我想T該不會又想叫我睡車上
前一晚在SANTA CRUZ找不到旅館睡的惡夢再度驚醒我的視線
為了怕惡夢重演
所以我在五點多時就提醒T該先去找飯店
但是T以納帕這裡旅館很多為由
壓根沒把我的話放眼裡
他逕自的把車往山上開
說什麼要去追逐夕陽

我心目中的納帕應該是這樣 但是這回卻遭T的阻撓



車子越開越深山
夕陽已經從橘紅變成深紫
我叫D快點跟T講別再往上開了
應該要下山找旅館
眼見路旁都出現"鹿出沒 注意"的牌子
T還興奮的說要爬上山去尋鹿
我覺得這個人簡直瘋了
我氣得在後頭擺臭臉
T索幸把我丟在車裡
叫D跟他一起去山上看夕陽最後的影子

已經幾乎天黑的深紫色天空 我卻在此時被丟在山中空等神經病T去追逐夕陽

我一個人在荒山野嶺與那台車子獨處了半個小時
又氣又想踹車子
最好一腳把那T踹成腦震盪
由我自己開車就啥事也沒有
好不容易那兩人下來了
此時已經七點多
T才甘願的開始找旅館
邊找又再邊念車上載了一位"公主"真麻煩
要是沒有我
他就可以省一晚房錢自在的睡車裡
我再也忍無可忍的在車後跟他用英文對罵起來
我說你一點都不懂互相配合
就算打過越戰又怎樣
打過越戰就可以不尊重他人想法跟意見嗎
我一直在旁對D使眼色
叫他跟我一起加入對罵行列
可惜D此時還是一付息事寧人的樣子
雖然他也很氣

但是比跟T對罵更衰的事發生了
那就是我們找遍整納帕所有的旅館
不論貴的或是便宜的全都客滿
打聽之下原來是這一周納帕有活動
所以旅館早就被預訂一空
就這樣我們從七點多找到十二點多
依然沒有半間旅館可以住
T想打電話給他住在沙加緬度的哥哥
看我們能否趁夜一路趕去過夜
但是一來T沒手機
二來他不記得哥哥的電話
總之這樣輾轉的聯絡來聯絡去
浪費我不少電話錢不說
結論還是一無所獲
我氣到在車上都快哭了
如果那個沒腦袋的死老頭早點聽我的建議
為什麼會落得連兩天都找不到旅館睡的情況
雖說是平價租車旅行
但也不需到露宿街頭的地步吧

最後我們只好往南開了五十分鐘
終於來到另一個城市
在交流道下住進了一間很破爛的汽車旅館
CHECK IN之後已是半夜兩點多
一人還要55美金
進了門鎖有點爛掉了房間
水龍頭看起來隨時會出狀況的浴室
我其實顧不得這裡有點像美國恐怖電影裡的場景
累得洗完澡後倒頭就睡在床上

第二天醒來
迎接我的還是加州陽光
我除了佩服自己過人的粗神經及意外的膽識外
我更想禱告的是今天別再比昨天不順利了
但是事實上不是如此
這回故事來到沙加緬度...


待續...

小瑪王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